桦说 – 矛盾中上台的新政府(1)

大家好,欢迎来到波罗网。我是站长桦。这周起开辟一个新单元- “桦说”,主要以个人的观点跟大家汇报下爱沙尼亚的时事。 上周爱沙尼亚发生了几个大事件。第一,波罗网4月29号周一报道了新一届爱沙尼亚政府内阁组成。政府总理由中间党主席Ratas担任。这也是自2016年11月以来就担任爱总理一职的连任。2016年11月,时任爱沙尼亚总理的改革党主席Roivas在爱沙尼亚议会通过对总理不信任案后被迫下台。改革党在爱独立之后一直是爱最受欢迎的政党之一,特别是受到爱沙尼亚裔的广泛支持,进而长期领导中央政府。而与之相对的是出现了塔林市政府由中间偏左,支持包容爱少数民族,特别是俄罗斯裔的中间党控制。原因不言而喻是因为塔林有几乎一半的的居民为 俄罗斯裔。 2016年 Roivas 领导的改革党之所以下台主要取决于2个原因:第一是在爱沙尼亚总统选举导致了党内分裂。对参选的改革党元老Siim Kallas和当选呼声极高的时任外交部长的Marina Kaljurand 举棋不定,无法形成统一进而导致党内出现不和谐的声音。而Roivas的领导能力和威信受到普遍质疑。同年秋天,时任中间党主席Edgar Savisaar在一片反对声音中辞去党主席职务,由Ratas接任。Savisaar其亲俄罗斯的政治形象,涉嫌贪污腐败的丑闻被爱其他政党视为与之合作的最大障碍。在 Savisaar 下台后中间党的政治形象得到改善,他们迅速与社会民主党,祖国联盟达成了协议,并在议会通过了对总理的不信任案。结束了改革党长达11年中央政府领导。 而2019年的议会选举不出意外的还是由改革党胜出。他们获得了28.9%的选票。中间党23.1%,保守党17.8%,祖国联盟11.4%及社会民主党9.8%。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,在欧洲爆发难民危机后,欧洲右翼,极右翼势力发展壮大及其凶猛。爱极右翼政党的代表保守党一跃成为第三大政党,在议会中得到了19个席位。较2015年选举增加了12个席位。 未完待续。。。 由Ratas 领导的执政联盟除了他的中间党以外,还有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