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ljulaid总统:躲避世界问题不会让任何人变得更强大

新闻快讯

你的圣洁,

在庆祝我国百年之际,我非常高兴地欢迎你们来到历史悠久的爱沙尼亚——马里亚纳大地。

1918年2月24日的《独立宣言》保证爱沙尼亚所有人民享有平等的自由,不论他们的政治观点、种族或宗教信仰如何。宗教自由正是我们民主建立起来的不屈的基石之一。

在这方面,我想回想一下近一百年前梵蒂冈发生的一次交换。在爱沙尼亚独立战争期间,当爱沙尼亚游说国际社会承认爱沙尼亚时,爱沙尼亚外交官卡雷尔·罗伯特·普斯塔会见了罗马教廷枢机大臣皮埃特罗·加斯帕里,后者除其他事项外,还询问了教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。普斯塔回答说,新共和国有完全的宗教自由,红衣主教高兴地回答说:“那么我们一定要成为朋友。”

友谊持续了,即使是最艰难的时刻也经受着考验。罗马教廷从未承认占领爱沙尼亚。在整个苏联时期,由于政治原因——政治原因,你让爱沙尼亚的使徒行政当局一直空缺。

罗马教廷凭借其道义和政治权威,成为被共产主义俘虏的欧洲国家精神力量的源泉。它鼓舞他们重新获得自由,并回忆起使徒保罗对罗马人的话:“不要被邪恶所征服,而要用善来战胜邪恶。”

超过四分之一世纪,爱沙尼亚再次获得自由。在这段时间里,很多改变了,但爱沙尼亚始终保持着自由、开放和民主,这是我们社会快速发展的基础。然而,记住25年前访问爱沙尼亚的教皇约翰.保罗二世的诗句也很重要:

“自由不断地获得,它不能仅仅被占有。

它是一种礼物,但只能用斗争来维持。”

我们必须时刻警惕维护我们的自由和人权。如果我们没有,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些无忧无虑的日子,但继承了一个充满忧虑的未来。

躲避世界的问题不会使任何人更强大或更快乐,因为关起门来,只有恐惧会滋长,永远不会有创造性和安全的未来。寻求世界问题的解决办法是我们大家的共同责任,无论他们是逃离暴行和战争、气候变化和移民问题或贫困的人民的痛苦。

在急剧变化和经济发展的时期,我们当中最易受伤害的人不应该被忽视,穷人、残疾人、非常年轻的和非常老的。我们必须记住经济上的成功迫使我们注意到别人并向他们伸出援手。为了扩展你所表达的想法,一个不关心孩子和老人的人是没有希望的。

你的圣洁,

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问题。我们知道它与移民问题有多明显联系。当然,快速的技术进步将有助于抵消气候变化的影响。但这只是一个方面,因为我们必须处理改变我们浪费的行为模式和心态。

在这方面,即使是最小的国家和国家也可以成为领导人,因为我们有实现快速变化的必要机动性。一个很好的例子是“让我们做IT运动”,它始于爱沙尼亚,几周前成为世界性运动。这表明,即使在解决全球问题时,即使是小规模也可以是巨大的。这取决于我们将留给后代的是什么样的星球。爱沙尼亚作家简·卡普林斯基提出,反浪费运动的标志可能是他继续修补、从不扔掉的阿西西圣弗朗西斯的长袍。

我确实想用阿西西的圣弗兰西斯的话来结束这番话。哪里有仇恨,就让我播种爱。哪里有伤害,请原谅。哪里有黑暗,哪里就有光明。哪里有悲伤,哪里有欢乐。”

你的圣洁,

我感谢你们,我相信我们的友谊会一直延续到千古。

我想请你发言。

来源: news | ERR
图片来源: riit Mürk/ER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