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rek Tarand回想爱沙尼亚政治,可能是自由党

其他新闻

他说:“我不能否认我渴望回家,很快我就要在欧洲议会工作十年了。”

Tarand先生在爱沙尼亚的任何政治前途都与自由党最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自由党的前任主席Artur Talvik是Tarand的童年朋友,他也参加了大选,作为自由党领袖,并因此成为潜在的首相。这一联系是由Tarand与一个党的亲密关系加强的,他认为这是唯一一个对中央党(Keelkaon)改革党(ReFrimieRakon)轴心的唯一挑战者。

Tarand在与厄尔的谈话中进一步澄清了他的感受,他说“自由党将是我的逻辑选择;我还没有采取行动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联系还没有稳固。他说:“做出决定的时间将是初秋,那时事情对我来说应该更清楚了。”

Tarand还谈到了他是如何在几个星期前偶然遇到新自由党领袖Andres Herkel的。

他说:“我们发现我们有机会聚在一起谈论我的未来,以及我可能要回到褶皱的任何愿望。”

Indrek Tarand还承认,如果他想继续留在欧洲议会,那么他最有可能不得不参加明年爱沙尼亚大选之前的活动。

他解释说,明年欧洲议会有两轮选举,选举结果是如此接近,以至于可以说是两场激烈的角逐,如果想要的话,这两个障碍都是必须克服的。

只有当欧盟委员会主席Jean Claude Juncker(Tarand)计划欧盟委员从欧洲议会的代表中选出而不是被欧盟成员国指定时,作为MEP的继续才是有意义的(容克在Y之前曾面临争议)。继Martin Selmayr向欧盟委员会秘书长提拔后,他终于取得了成果。

Tarand先生接着说,“如果这件事发生了,我就有一个具体的兴趣,那就是不管在爱沙尼亚,政府在哪里都在竞争前线。”

Indrek Tarand被选为MEP,以独立的103506票当选。他加入了绿党/欧洲自由联盟欧洲集团。2011,他在爱沙尼亚总统选举中再次独立反对托马斯·亨里克·伊尔维斯,获得25票给伊尔维斯的73。Tarand总统的选票都来自中央党议员(选择爱沙尼亚总统的过程始于议会党派的投票,而不是全体民众的投票)。

来源: news | ERR
图片来源: iim Lõvi /ER

Leave a Reply